移动版

爱康科技担保风险已成隐患 资产买卖背后资金压力不小

发布时间:2020-01-20 17:34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不但存在巨额的对外担保,还凭借资产买卖来筹措资金,这不但给爱康科技(002610)带来了不小的风险,而且也反映出其巨大资金压力下的无奈;本来不怎么赚钱的经营业务,却存在诸多的财务疑点,其公司发展前景着实不容乐观。

2020年1月11日,爱康科技发布《关于提供对外担保的公告》表示,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累计经审议的对外担保额度为101.67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约为173.29%。实际发生的对外担保余额为人民币80.76亿元,其中对合并报表范围内的子公司提供担保余额为人民币26.00亿元;其他对外担保余额为54.76亿元。显然,其担保金额已经相当巨大。

根据爱康科技2019年12月31日发布的公告,其控股股东爱康实业所持有的2.31亿股股份被冻结,其原因是爱康实业为江苏海达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江阴科玛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及江阴东华铝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合并简称“海达集团”)向江南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简称“江南金租”)、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江苏省分公司(简称“信达资产”)的融资提供了担保。受宏观经济等影响,债务人海达集团目前生产经营已受严重影响。爱康实业作为担保人之一,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保证责任,因此江南金租、信达资产对爱康实业持有上市公司的部分股票采取了财产保全措施。而受到担保事件影响,爱康科技已被评级机构列入信用等级观察名单。

实际上,早在2020年1月8日,爱康科技就曾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爱康实业因与赣州发展投资有限公司存在合同纠纷,部分股份被轮候冻结。在这之前,爱康实业因对外担保其累计被冻结的股份数量高达5.31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比例为64.55%。爱康科技表示,如果相关冻结进一步被司法执行,不排除导致控制权变更的可能。显然,巨额的对外担保,已经成为爱康科技的一大隐患。

资产买卖背后的无奈

爱康科技的主要产品包括太阳能电池边框、太阳能安装支架、太阳能电池板(组件)等。据Wind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爱康科技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47亿元、1.13亿元、1.25亿元和5588.06万元,而扣非后的归母净利润则分别为1434万元、278.8万元、810.1万元和2863万元,后者占前者的比例分别仅为9.73%、2.46%、6.46和51.23%。如此看来,爱康科技这些年来的净利润多是依靠非经常性损益来实现的,其通过实际经营所获得的利润却是非常有限。

爱康科技业绩虽然不怎么样,但资产买卖却相当频繁,而资产买卖背后,暴露出其不小的资金压力。

2018年9月1日,爱康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将控股子公司中康电力下属的14家子公司,下辖28个光伏电站项目,电站备案总装机容量503.53MW打包转让给浙江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爱康科技还表示,本次交易将为公司带来包括交易对价、往来款以及剥离的补贴收入等合计约人民币24亿元现金流,减少有息负债23.09亿元。由此来看,其资金压力似乎不小,否则也没必要打包出售主营业务资产了。

而2019年10月25日,爱康科技发布公告表示,其拟以自筹资金1.09亿元收购江苏爱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康房地产”)100%股权,其中,爱康实业持有爱康房地产99.98%股权,邹承慧的父亲邹裕文持有爱康房地产0.02%的股权。这是一桩关联交易。

据交易报告书显示,2018年和2019年度前七个月,爱康房地产的净利润分别为-1118.79万元和-389.39 万元,截至2019年7月31日,爱康房地产的净资产为-1097.6万元。由此来看,该公司并不是优质资产,而主营业务又是房地产,与爱康科技的主营业务也不相同,那爱康科技买这家公司干什么呢?其在公告中表示,爱康房地产持有的爱康大厦主要用于对上市公司融资提供抵押担保,未来可产生租金收入,为了维护公司生产经营系统的完整性,减少关联交易,公司决定收购上述资产。

然而奇怪的是,为了提供融资抵押物,就高价收购一家负资产关联公司,这样的理由怎么看都觉得奇怪。不过据《红周刊》记者了解,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末,爱康科技的货币资金为20.56亿元,而短期借款则为25.81亿元,可见公司货币资金已经不足以覆盖同期的短期借款。另据半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爱康科技因借款抵押的资产已经高达36.31亿元,由此来看,爱康科技身上背负的还款压力相当大,否则也不至于花大量的真金白银买个负资产的公司,就为拿来做抵押。

营收数据存疑

《红周刊》记者发现,爱康科技的营业收入和现金流及经营性债权之间的财务勾稽关系存在异常。

Wind数据显示,2018年爱康科技的营业总收入为48.43亿元,其中境外收入为22.09亿元,该部分不需要缴纳增值税,其余部分则须缴纳增值税,根据财政部、税务总局、海关总署公告2019年第39号文“从2018年1月1日起,纳税人发生增值税应税销售行为或者进口货物,原适用17%税率的,税率调整为16%”,因此,按月平均计算收入后,可估算出,2018年爱康科技的含税营收大致为52.73亿元。

根据财务勾稽关系,该部分含税收入将体现为同等规模的现金流入和经营性债权的增减。在该公司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8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38.65亿元,再加上当期预收款项的减少额940.76万元,则当期与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入金额大约为38.74亿元。将其与52.73亿元的含税营收相勾稽,理论上应有13.99亿元因未收到现金将计入经营性债权中,体现为经营性债权同等规模的增加。

翻看其合并资产负债表,爱康科技2018年末的应收款项不增反减,2018年末爱康科技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含坏账准备)合计金额为19.44亿元,较2017年末减少了1.15亿元。这一结果与13.99亿元的理论应增加额相比,差了15.14亿元。另据公司披露,当期末公司已背书或贴现且在资产负债表日尚未到期的应收票据8.23亿元,即使考虑这一因素,似乎也无法对冲15.14亿元的巨大差额,因此其真实情况到底如何?需要公司进一步解释。

以同样的逻辑分析其2017年的数据,亦发现有数亿元的勾稽差异。

Wind数据显示,2017年爱康科技实现的营业收入为48.56亿元,其中无需考虑增值税的境外营收为16.27亿元,其余部分按照17%的增值税税率计算,可估算出当年其含税营收大致为54.06亿元。

同期其“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扣除预收款项的减少额后为36.62亿元。其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含坏账准备),较上年增加了3.2亿元。两项合计较含税营收有14.24亿元的勾稽差异。而当期期末,该公司已背书或贴现且在资产负债表日尚未到期的应收票据为8.23亿元,即使考虑到这一因素,依旧无法抵消掉14.24亿元的巨大差额。

采购勾稽差异巨大

除了营收数据存在的疑点外,爱康科技的采购数据与相关现金流及经营性债务之间同样存在勾稽异常情况,需要高度警惕。

Wind数据显示,爱康科技2018年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13.81亿元,占采购总额的比重为35.75%,因此可以推算出其当期的采购总额为38.63亿元。相关产品自2018年5月1日起增值税税率由17%下调到16%,按月平均计算采购后,则可以估算出2018年爱康科技的含税采购金额大约为44.95亿元。理论上,该部分采购金额应体现为相关现金流的流出及经营性债务的增减。

进一步来看,爱康科技合并现金流量表中,2018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32.26亿元,扣除预付款项增加的160.2万元,与含税采购金额44.95亿元相勾稽,差额为12.71亿元,理论上该差额应体现在应付账款等经营性负债中。

可事实上,爱康科技2018年末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合计金额为12.43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6.33亿元不增反减,减少金额为3.89亿元,这样一增一减之下,与理论金额相差了大约16.6亿元。这也说明了2018年爱康科技大约有16.6亿元的采购没有相关财务数据的支撑,可能含有“水分”。

以同样的逻辑来核算其2017年的采购数据,发现当年也存在22.36亿元的勾稽差异,也就是说,这22.36亿元的采购既没有形成负债,也没有以现金流支出。

连续两年,爱康科技的采购数据均存在巨额勾稽差异,对此,就需要公司给出合理的解释了。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